《地理古鏡歌》蔣大鴻纂(大鴻,字平階,又號中陽子,自南華亭人)
南匯 吳 省蘭 泉之輯
奉賢 戴 元勛 炎眧校
【辨為星吉凶體要】
五星理氣貴研窮,格局分明造化功,實地圓屬金水土,空中水路亦相逢。
端然正曜人皆見,幻出奇峯世未通,醉後直陳千萬變,治成古鏡發愚蒙。
注:此言五行卦氣,固貴分明,而五行星體亦宜審察,非特實地要得金水土三星格局,即河路灣環之形,亦要得此三星體格,但正形易測,而變體難明,故詳言以覺世矣。
金星圓潤人知妙,轉角尖峯如雞爪,盡處結成曲鉤樣,灣身復得似綸絞。
放洋轉處中抽細,半形歪斜不滿飽,人字貪頭尖又尖,黃金只怕火形擾。
注:此節言金星本為美局,而變體則四,大扺金體易成火局,如轉角之處如雞爪樣,或到頭之水灣轉如鉤,或如人字貪頭樣,似平金體而實則火局也,辨其為火,則金之妙用得矣。
秀麗水星如玉帯,搖頭擺尾反狼狽,斜飛水倩火形論,反出還迴難避害。
繩索乾流非軟潤,動中不整惡居最,灣身不走龍蟠樣,莫謂歌來稱美瀨。
注:此節言平陽固以水星爲貴格,但變體易成擺頭樣,至於斜飛之水,固算火形論矣,即一灣而出不再灣而轉,雖灣而原北水體,大扺灣環之處,必要節節整齊始算水星,若擺頭搖尾,或乾流如繩索相絞,而不成龍蟠之樣者,終非佳格,辨其甚佳,而水星之妙用得矣。
土星整整稱佳格,修短觀來要辨明,硬短橫過槽器樣,直長即是朩情生。
前丁又有丁居後,方正原來已不平,規不象天皆破體,願君不必歎崢嶸。
注:此節言平陽貴重土星,但土之變體如豬槽器樣,直者如槁木,皆非佳格。或前丁後丁□□□(星光按:此三字辨認不清,用“□”代,後同。)爲土星者,葬下絕人,辨其爲凶,而土之真情出矣。
朩星僵直無生氣,有轉分明是土形,體象好同執笏樣,朝來卻似翠雲屏。
方山子戴方冠帽,正直無偏州縣庭,不是去來直裏取,誰雲水口不宜丁。
注:此節言平陽朩星最忌,但朩星有轉即土之形,或是笏板樣,或如插屏樣,或如衙門前甬道樣,皆是妙格,要之長而狹者爲朩,短而闊者爲土,直裏許者概言其長也。裏字不必拘泥,如類僵屍,即裏許亦不可用。
平陽火體勿相臨,火若圓頭即是金,似火大凡都要避,若貪秀俏禍來侵。
不同木體可栽取,一遇尖峯穿穴心,兩水夾成牛角樣,劉郎前到別方尋。
注:此節言平陽最忌火星,只有吉星而混入火局,最無火局而借人美格者,故木猶可栽取,而火一見即宜避矣。
水龍本是異山龍,凶者莫言終是凶,和順平洋稱妙格,高山秀峭插芙蓉。
尖峯變起來朝穴,文筆分明學士宗,若有火金兼土到,自然尊貴受王封。
注:此節言平陽忌火,至於山性陽剛,則又取火矣。插芙蓉者,以芙蓉峯最高起而尖銳,故以爲吉也。有此尖峯層鑾而來,即稱文筆,而立發文章學士也。受王封者,只是尊貴之稱,不可拘泥。
【辨二十四山逐字用度之義】
子午卯酉天元存,源流悠遠格惟尊,公候卿相本無種,小鳥逢之變大鵾。
官職高卑隨地審,只須直節對龍門,若還橫過兼來細,縱轉如車不足論。
得水青龍能踴躍,失時魚涸便無恩,貪淫士女風聲惡,作賊爲奴從此根。
若要分明夫與婦,只將遠照近身論,短長更有當分處,子午無休不可渾。
注:此節言四正之支,得時則貴,失時則淫戝也。此四位若源遠流長,自然卿相可發,如小鳥變爲大鵾也。但官職高卑,隨地而看,不可執一,要之四正貴乎直節對來爲妙,直節非爲死直也,蓋謂大河大港,直從四正之方對來,或九曲朝,或玄字樣也,至於橫過者,全然無用,即朿細轉角如車輪者,在四隅則絕妙,在四正亦無力,大概源流長者貴而久,源流短者職卑而暫。至於失運近身男賤,遠照女賤,更有當分別者,子午二位發得長,亦壞的久,也其爲先天父母之位,而能總領其餘之三卦者也。
辰戍醜未地元觀,雖然局隘力仍寬,銀錢得運如泉湧,福祚甯同穀口寒。
如若天心偶一失,損傷骨肉影先單,女淫士竊成宵小,偷雞盜狗實多端。
注:此節言四季之支,得運發福,失運傷丁且賤也。
星光按;按一勺子解,四季的影響,有運氣就會發達有福氣,沒有運氣就會傷人口。
寅申巳亥人元名,螽斯衍慶育兒嬰,若還失運女先死,如逢交媾掛梁崩。
注:此節言四孟之支,謂得運催丁,失運傷女。如逢寅申交媾之類,或繩絞,或鈎頭樣,便要自縊也。
星光按;按一勺子說,掛梁崩,於巳亥二宮的方位尤驗。

乾坤艮巽當分別,乾艮生男不須說,葬著旺宮百斯男,如逢衰死靡遺子。
乾山乾向盡源流,大將邊疆威赫烈,若還艮宮龍眽長,開家守業何憂戚。
巽坤二卦富家豪,位管田莊財莫竭,得運時來財帛臨,失時還要女悲折。
出文出武龍要看,灣抱車輪支血脈,元武對堂非不美,大凡非富剛強列。
注:此節言四隅之幹,乾艮生男,失運傷男,坤巽致富,失運傷婦。但四隅龍體不比四正,四正貴乎直對,四隅貴乎轉彎之水。出支直對之水,非謂不美,非富豪即武業耳。
星光按;按一勺子經驗,巽艮得運,非不生男,仍先生女耳,驗過千家,無不皆然,必先生一二女,然後生男。
乙辛丁癸同支正,上馬催官品級加,如若失時逢此位,洛陽才子敗長沙。
單行獨立兩無倚,運到科名白屋家,運移權退人皆賤,非是工奴言語花。
注:此節言四正之支合同,得運催官,失運降級,如若單行得運持貴,失運特賤也。
甲庚丙壬富莫當,逢椖番造作高堂,失元即有財千萬,夫婦不居亦厭糠。
更有一端分別處,神逢帝釋貴還鄉,若還四正支來輔,貴且富兮賤且殃。
注:此言甲庚丙壬得運富失運貧也。而丙又且貴,名爲帝釋,如若與四正之支一齊同到,得運富而且貴,失運則貧而且賤也。
【辨二十四山卦位錯雜】
分房一地分榮枯,卦位多因錯位乎,富貴不全兄弟雜,財丁偏旺祖宗蕪。
試觀坎位同乾六,富貴無丁後嗣孤,如若乾宮逢一坎,兒孫蟄蟄賤貧夫。
乾流水入朔方位,主母宣淫竊愛奴,坎水流歸乾上去,主公愛婢越尊姑。
三元上下翻來看,推算分明點錯無。
注:此節辨乾坎二卦錯雜也,坎水當運而夾雜乾宮者,富貴而無丁,乾水當令而夾入坎者,丁多而貧賤。上元乾水流入坎,母以奴爲夫,坎水流入乾,主公以婢爲姑,下元反是也。
星光按;讀到此,回前文,得運與失運,仍三元氣運解爲妥。
坎水當權艮水赴,眼前歡美悲遲暮,艮宮作主坎宮來,男子雖多如耗蠱。
孤苦零丁偏富貴,滿堂夫婦衰門祚,若逢甲卯來相輔,貴無上兮賤無路。
注:此節辨艮坎二卦錯雜也,坎當權而艮來夾雜,富貴而少丁,艮當作主而坎來夾雜,則當運而貴者俞貴,失運賤者俞賤也。
巽離二卦要分明,如若不明斬血脈,巽遇離兮多富賤,閨門不正女淫客。
離逢巽位貴中貧,琴瑟難調絃較□①,離水沖流巽水上,叔倫兄嫂衰門宅。
巽風吹入仲離宮,姐伴情郎走阡陌。
注:此節辨巽離二卦錯雜也,巽水當令而離方有水富而賤,離功當令而巽方有水,貴而貧,且傷女。但觀水路之去路詳其賤中之跡也。
①:星光按“琴瑟難調絃較□”校《繪圖地理四秘全書》本爲“琴瑟難調絃數易”。一勺子認爲,後天巽離之位,仍先天老父少女之地,配非正偶,故主淫賤。
兌坤二位貴詳明,一遇犬牙儀便忒,兌有坤兮貴且貧,坤逢兌位富無色。
公卿拜爵四牆空,百萬家資婦喪德,乾艮生男又喪男,巽坤致富貧又逼。
四維發貴賤來臨,八卦參差當互測,只有乾震兌巽位,各元差錯無虙賊。
注:此節詳兌坤二卦錯雜也。兌當令有坤,貴且貧,坤當令有兌,富且賤。而八卦各有定位,當互爲推測,而詳其吉中凶,凶中吉。惟有乾兌震巽,無虙夾雜。
【辨二十四山逐位陰陽差錯】
八卦宜詳三字訣,亦有一字法,同夫婦滿堂春,隔合私情莫調恰,
壬子癸中原富貴,亥來,女子死期庒,左邊醜字最無情,一到宮中男嗣乏。
注:此節辨坎卦一字訣也,右雜亥傷女,左夾醜傷男,縱然富貴,未免稍減而至於損財。
星光按:此節似有脫字,今按《繪圖地理四秘全書》本,笫二句應為“一宮亦有一字法”,另“同夫婦滿堂春”句為“同宮夫婦滿三春”。“隔合私情莫調恰”,為“隔舍私情莫謂洽”,據《繪圖地理四秘全書》版本攺較通順。
艮宮飽滿足丁財,如遇差錯便至災,莫謂文章癸到艮,一逢癸位賤淫胎。
左鄰甲字貧窮子,出煞收山宜剪裁。
注:此節辨艮卦一字訣,雜癸淫賤,雜甲貧窮也。
甲卯乙中多富貴,合同巽卦福多饒,兩宮亦有一字訣,右雜寅宮婦女天,
左逢丙位財先損,發福雖多也慮凋,中處差池原一體,不同單卦禍來侵。
注:此節辨震巽二卦一字訣,中間夾雜原是同元,俞多俞美,左夾丙傷財,降級。右夾寅傷女也。
三陽富貴永無休,夾入他宮也要愁,莫謂丁行坤位美,一通未位子先憂,
如逢巳水女愁死,一過鬼能自相()富貴人家男女折,蛇羊大概日來疏。
注:此節辨離卦一字訣,雜未傷男,雜巳傷女。
坤宮得運丁財足,一氣清純福始悠,加著庚來財損折,一逢丁位賤無差,
總然力大能支敵,巨富小傷也見愁,閥閱名門多暗醜,只因雜亂帯黃憂。
此節辨坤卦一字訣,帯庚損財,帯丁致賤也。

兌乾變卦本同體,夫婦琴和樂偶隨,左邊壬方流水到,生宮雖盛富中衰,
右臨申位流神至,斷定妻帑要見危,逐字排來逐字轉,挨星一定鏡中窺。
分房更有公頭訣,左遇凶星長子虧,右邊幼子難逃害,中房前後煞星推。
注:乾兌二卦帯壬傷財,帯申傷女,至於分房或病或死,要看水口有力無力,以論災禍輕重,錐字蓋小字之義。
【辨水路去來格】
水神衰旺有權衡,水路去來豈非一,凶入吉中禍稍輕,宼仇來難兒孫敵,
吉流凶處吉仍凶,初年見禍後無疾,陰龍水路要陽朝,陽水流歸陰要匹,
定向剪裁有定衡,三年九載祿可必。
注:此節辨水來去也斷吉中凶、凶中吉也。凶方水流入吉中,如外寇來侵,一家骨肉同心協力自能敵得他,過吉方水流至凶中,如外寇在外窺伺,卻未敢來,乃家賊,先反使家主孤懸無助,何以支持,此理甚妙。或吉流凶者,管初年有福,後來有災。或凶來吉者,管初年不利,後有慶也。總要配定陰陽,收住陽神矣。
【辨上下龍之異同格局】
水光蕩漾固雄豪,龍局參差莫自高,富貴光前非不美,燕貽何處要兒肖,
北方鬥柄建臨午,離位方斜奚用勞,水路東環為下格,上元西轉樂陶陶,
龍來兌位局非卯,一位龍元先異槽,如在中元非對侍,聲名赫奕肇基牢。
注:此節辨同龍局不同元者,發富貴而不發丁也。如下元坎方有水□□離方局,上元酉方有水,當取卯方局,要之上元西環水,下元東環水,始為龍局同元,如若坎方有水,而離方不合,固非同元矣,但同在一元之中,或兌,或乾,或艮,亦為龍局同元,不必拘於對侍之格也。
【辨卦運修短訣】
逐元逐卦逐時遷,一正一催各廿年,坤艮當權二十載,只因單卦力殊偏,
兌乾震巽雙行脈,兄弟和同功倍懸,離坎先天父母位,能包六卦福悠綿,
單行一卦管三字,雙脈兩宮六字連,南北八神十二位,源流悠遠福無邊。
注:此節辨單卦正運二十年,催運二十年,如艮坤是也。至於乾兌震巽,一卦能兼兩卦之力,一催一正,上下各四十年矣。又乾能輔兌,巽能輔震,震兌亦能輔巽乾,雙卦局全元大愈見悠久。至於坎離二卦,又先天乾坤之位,總領六卦,上下各有十二山位,當權如逢南北兩卦之吉,自始至終,總無衰替,不僅一卦管一卦,一卦兼二卦之力也。蓋方位以後天八卦爲主,理氣以先天八卦爲主,分先天四陽卦爲上元,如乾爲父,能總領震長男,坎中男,艮少男,則一白當令,即以先天乾爲笫一,雖以先天之乾爲笫一,其實又以長子之震爲首何也,以長子能代父之職也。如後天之震即先天之離,故仍以後天之離爲得令者,以乾父與長子同宮故也。如先天之震,即後天之艮也。以先天之震爲長子,故二黒當令,即以後天之艮爲笫二。如先天之坎即後天之兌也,坎爲中男,故三碧當令,即以後天之兌爲笫三;如先天之艮即後天之乾也,故四綠當令,即以後天之乾爲笫四,而屬有五黃之運,然則先天之乾父非特能兼管後天之震之屬,在先天之離,而仍屬後天之離者,抑且能兼管先天之坎之屬,在後天之乾位者矣。
分先天四陰卦爲下元,如坤爲母,能總領巽長女、離中女、兌少女,則六白當令,即以先天之兌爲笫六,而屬有五黃之運,兌爲少女,而運有先者,以先天之兌爲後天之巽,而先天之巽又爲後天之坤固已,且凡少男、少女,都要屬在五黃故也。如先天之離即後天之震也,離爲中女,故七赤當令即以後天之震爲笫七,如先天之巽,後天之坤也,巽爲長女,故八白當令,即以後天之坤爲笫八,如先天之坤,即後天之坎也,坤爲母,乾父在首,坤母在尾,而男女包在當中,故九紫當令,即以後天之坎爲笫九,然則先天之坤母,非特能兼管先天兌之屬,在後天之巽者,抑且能兼管先天之離之屬,在後天之震與先天之坤之屬,在後天之坎位者矣。
大扺陽卦自長而少,陰卦自小而長,父母居在兩頭,男女居在中間,何也?將先天、後天細細排來,則卦之理氣既明,而運修短亦明矣。
挨訣已詳在《地理辨正•青囊經》首節注中,此則原其所以然之故也,此節楊公所謂顛顛倒之義也。原其本則平洋原非顛倒,山髓理氣乃真顛倒耳,要之。非敏慧過人者不能悟此。
【辨收山定穴遠近訣】
平陽立穴城門訣,遠近看來要辨明,大蕩大河宜緩受,小溪小澗急相迎,
淺深寬狹宜詳審,十丈河形一丈衡,一口西江吸還盡,安墳遠水鬼來臨,
橫水太逼喉嚨小,出煞雖清禍兆萌,魚涸僅供升鬥水,縱然發福總無情,
量山歩水短長異,尺寸毫釐也要精。
注:此節辨河形河路幾多寬大者,亦要離岸許多而立穴,輕重相稱,乃爲有福而無禍,若水口太大而逼近立穴,如西江之水一口果能吸盡乎,口吸不盡,身且爲之泛濫而沈沒致死矣。如水口僅有幾丈寬,立穴遠岸數十丈,是爲遠水安墳死氣侵也。譬如魚涸已久,僅得升鬥之水,果能有濟乎,既無所濟,而四面死氣反來混雜,是以有禍而無福,故毫釐尺寸之間,總要與水相衡也。
【辨穴星厚薄訣】
貼身水城是穴星,飛邊掛角穴安寧,退看地勢薄和厚,雄壯卑靡辨在形,
廣大雄豪人物壯,卑低大概弱伶仃,威嚴赫烈官員大,淺秀文人但唧伶,
千里逢迎天子鎮,封疆百里是候庭,一端更有分明處,頑出武兮秀出靈。
注:此節言平陽穴星,不是飛邊即是掛角,但飛邊掛角之處,形勢要雄壯,則官職大,財力厚,如當卑靡,大扺秀弱,如天子邦幾令行四國,威及天下,諸候封疆百里,未免兢兢守法,震壘之勢乃小耳,但誤認雄壯而錯列,頑皮止出頑丁武力,原要秀色而雄壯,非以頑皮爲雄壯耳,且秀色以生動有情爲秀色,非以卑隘爲秀色也。
【辨下穴淺深訣】
堆山下穴是平陽,執定此言終渺茫,地氣上浮宜淺葬,深蔵得力貴無方,
葬深葬淺看形勢,雄壯分明深葬康,如若淺邊和薄岸,高山堆起福悠揚,
更看一地吉凶異,深淺斷然失主張。
注:此節辨下穴或深或淺,要看形勢,形勢寬大厚實者,宜深葬。形勢狹隘而淺薄者,宜淺葬,或堆山,或深埋,總在地上分明也。要之葬深發得遲,葬淺發得速,故平洋大概多淺穴耳,然亦不可盡則。
【辨山運廣狹訣 】
南北六爻三卦包,四三十二是同胞,其間亦有長短別,子午卯酉總無凋,乾坤艮巽原同論,祖宗本殊旁二爻,甲庚壬丙陽自單,寅申已亥雙龍就,局元寬狹不同途,發福短長殊薄厚,癸丁乙辛雙陰位,辰醜戌未陰獨守,或耦或奇異樣看,抽爻換象隨機湊。
此節辨子午之運長矣,凡八卦之宗祖,其運尤長,至於雙陽雙陰之位,其元尚厚,惟單陰單陽之位,其元淺隘,發福無久耳,雙陽如寅與艮,已與巽,比肩為陽之類是也,雙陰如癸與子,辛與酉,比肩為陰之類是也,單陽如甲與丙,一位獨行之類是也,單陰如醜與未,一位單行之類是也,大約一卦三爻中,一爻為本位宗祖,其力甚大,旁二爻,逢雙猶厚,逢單則薄矣,立穴之時,宜收其雙,不宜收其單也,此所謂抽爻換象隨機湊也。
【辨坐穴燥濕訣】
平洋低蓄是朝宗,也要徘徊細看龍,突落低田與水道,腐棺朽骨莫如凶,微微潤下真龍息,特下水漕氣不從,非是病腫即病脹,還慮丁少絕無蹤,縱然格局非凡格,財氣橫加到底凶,丁少財多何是美,願君不必築泥封。
此節言平洋下穴,固貴低蓄,但四面觀看,微微低來者,是為真龍棲息之所,若四面平平,忽到坐穴之地,或數畝或幾分,突然低了數尺或尺許,非為低蓄,圓者為水塘,長者為水槽,真氣漸絕,與穴星不連,葬不腐骨朽棺,非是病腫,即虞涸脹,縱水法合元合運,且屈曲有情,而穴星不合,財氣雖多,丁郤甚少,勸君不必取也。
【辨空位忌流神訣】
水神衰旺有權衡,立向移挪要辨明,空位流神最易犯,一絲失察便無情,巨門翻向飛臨艮,寅位即稱空位名,壬巨翻臨來到丙,丁宮空位是門棖,若逢汊港支河擾,沖破陰陽多受驚,沖破陽宮男不育,陰宮沖破女無成,單宮沖著人財減,雙位沖著便少丁,更慮為官多剝落,朝堂一到禍根生,功勳赫烈名鍾鼎,只怕中途走狗烹,莫謂亂流如織錦,一逢此劫福終輕。
此節言衰旺,固全在乎水,而立向更要分明,以空位留神一犯便多凶禍也,何謂空位,如坤壬乙巨門從頭出,立坤山艮向,則巨門即在艮矣,艮為陽,順行,輪祿存到卯,則寅為九星所輪不著者,即稱為空位,再如立壬山丙向,屍門亦在丙,輪祿存到未,則丁亦為九星所輪不著者,亦為空位,空位之處,最忌流神沖破,流神非城門之謂也,諸如支河汊港,或斜倩而來,或橫豎而出,總算流神沖破,沖破丁位,丁是陰也,斷要女不生育,即生育亦不能長大,如沖破寅,寅乃陽位,斷要男不生育,即生育亦不結實,如沖破丁,立一字單陰位也,丁雖不多,卻未必全無,如巨門在醜,則癸子皆為空位,是為雙陰位,如子癸皆為沖破,則丁將全無,世之有財而無丁者,大抵然也,丁少而富貴,亦為未減,但無丁易見,財少賤卑不易見耳,要之,無論得元失元,總不可受此劫也,此全在乎立向之騰移也,流神之訣,比天元歌漏道之說更精一層。
【辨吉星照臨訣】
衰旺權衡操在水,初年政令在九星,水逢吉位星非吉,剋制生宮不地靈,縱發來時減去半,雖然大地亦無情,水逢凶煞星還吉,抹到凶宮禍少輕,宜死病遭也自解,莫稱滅戶被人驚,諸如離艮兌乾水,運是上元吉氣生,四位排星誰是吉,亦須一二三來臨,乾山巽向一端看,破在什兮離不靈,輔在坤方煞上煞,弼在兌宮福後輕,貪在乾方吉更吉,巨臨坎位制凶星,祿存艮兮為吉照,水逢吉照始繁榮。
此節言水固要吉,星亦要吉,水吉而星不吉,其福輕,水凶而星不凶,其禍減,如上元離艮兌三位之水吉也,亦要將上元一白二黑三碧之星輪在水上,其效始神,如立巽山乾向,巽為武曲,順輪到午,午雖吉水,而破軍乃上元煞星,剋制離方,吉水便不能效,輪輔到坤,坤乃上元煞水也,輔亦上元煞星,是為助桀為虐,輪弼到兌,亦為煞星,剋制,貪到乾,乾為上元吉位,貪亦上元吉星,是為錦上添花,巨到坎為吉,剋凶,祿到艮,為吉中吉,文到卯,廉歸中位,如此推來,自然一絲不差矣。
【辨前後左右高低訣】
平洋立穴水為據,實地高低當考稽,百步之中喉舌地,一絲失察賤如泥,旺方昌拜從高下,若遇零神又要低,正若不高氣不到,零神不泄煞來齊,莫嫌太泄一邊削,西方泄兮氣始西,有了西方低界氣,西方煞氣莫能躋,有了東方昌拜意,東方生意一齊攜,此是堪輿微妙理,願為人世一提撕。
此節辨坐穴四面高低,訣謂生方宜高,高則其氣自高,而下潤於穴中也,煞方宜低,低則煞氣不能自下而上,且有煞方之低,便能引動高方生氣,又能界位高方生氣也,即如上元西為煞方,東為生方,西方惟低,煞氣不能來東方,惟昌拜,生意,偏能聚也,如若旦以水神立穴,而不管實地高低,一逢差錯,便斷其為大富大貴,而富貴不能應,斷為大丁大財,而丁財已減半矣,今人往往言某邊大泄者,未知此理故也,昌拜,指氣而言,非指水而言。
【穴前忌割腳水訣】
平洋不患水淋頭,割腳水來卻自愁,隱隱田間流水過,如逢此劫斷生憂,時師只說水來聚,果曉墳前沖散否,離穴滿尋不足慮,天心水聚自然休。
此節言水輪環抱,固足貴矣,而水輪之處,隔河對岸,低田之水來聚,下穴,以頭頂水輪,與隔河對岸低田,名為送水歸塘,有似乎兩馬同槽者,但兩馬同槽,是兩條河路,雙雙環抱,顯而易見,而送水歸塘,則一條是明明河路,對河低田,是隱隱水路相從,或低數尺或尺許,不比明河,故曰暗相來也,即如乾方轉角,對河無數低田,作乾山巽是也,如作巽山乾,則又非送水矣。
【辨砂吉凶格】
穴得水兮不用砂,有砂衛護亦堪嘉,零神低伏非高起,界煞迎生終是差,正位高翔偏踴躍,能迴煞氣旺神遮,寸長尺短宜詳辨,失察絲毫即禍芽,橫蓋穴前稱妙格,兩邊拱抱護輪車,若還四面尖頭射,誤認文峰何足嗟。
此節言零神之砂宜高,正神之砂宜低,不高,則煞氣不能界割,生氣不能引動,不低,則煞氣迴風而返,生氣高壓而掩蔽也,又要觀其形象,前為蓋砂,左右為護砂,秀麗生動,自然合吉,若如火形,四面射來,其凶莫甚。
【辨屋箭吉凶格】
矗矗樓臺殿宇高,死生衰旺察秋毫,挨星既定零神訣,遠近看來休咎操,反氣迴風能不變,吉凶禍福應時遭,若還反轉隨機變,吉不吉兮凶可逃,一脊射來一代發,兩間射脊兩時豪,衰宮沖起翻來看,一脊儼如一把刀,大約旺宮名吉曜,一逢衰死便憂勞,百步之中宜審察,何須以外口嗷。
此節言屋宇高起名曰嶠星,若在零神,能弋蔭穴星,若在正神,便成煞曜,但要看遠近之分,若百步以外,則所迴之風所返之氣,未能變換吉凶始效,若百步以內,則所迴之風所返之氣,沖到穴中,已能變換,吉者非吉,凶者非凶也,如屋宇在乾,穴在巽,氣沖到乾方屋上,撞牆而轉迴百步以內,未及變換,猶為巽氣,若百步以外,去穴已遠,迴到穴中,仍變為乾氣,西非巽氣矣,餘類推。
【辨墩阜吉凶格】
莫以墩泡尋龍脈,三尺高時即是星,如在零神能庇蔭,一逢正位便遭刑,更看形象土金秀,木與火形總不寧,尖宜旺宮也要避,衰宮秀麗亦伶丁,時師只說龍棲處,誤盡人家傷盡丁。
此節言墩高三尺,便成星體,能操禍福之柄,調在零神吉,調在正神凶,固已,更要看形體,或土或金,旺宮有福,衰宮有禍,如木與火,旺宮且要避,衰不必言矣。
【橋】
嶠星矗矗休囚種,如遇橋梁福禍從,零位雄時能引氣,正神特凡生機壅,百步遙臨猶見阨,寧同墩泡近邊空j旺宮沖起擎天柱,衰死沖來凶惡縱,石與木兮猶要辨,木橋不若石橋重,墳門立柱牌坊整,其義寧殊橋路蹤。
此節承上言屋宇墩泡嶠星矗矗,固為禍福之柄,至於橋梁,更甚眾人往來走動,其機更活,在零神能沖起生氣,在正神亦能沖起煞氣,故得時甚吉,失時亦甚凶,百步以外尚然吃緊,況於近照乎,至墳門巨石碑牌坊,則一樣論也。
【路】
路能界氣亦能迎,當與水神一樣評,大路灣環玄字體,陽神三摺穴前縈,直來直去無生意,乙字灣身最有情,合著旺宮揶著水,愈多愈美福千禎,細墳小陌宜詳審,衰死來時土箭名,出煞收山王躲避,方許羅仙陸地行。
此節言路亦大關風水,生旺而灣環則吉,衰死而硬直則凶,如得旺宮之水,又得旺宮之路以助之,發福愈甚,至於田間小路,亦當細看,如當直死射來,名為土箭,亦當躲避始為王美,不然難免吐血心痛之病也。
【埧】
水輪轉處患堤防,有了陽防生氣傷,調在旺宮福減半,如逢衰位更參商,苟非痼癟聾和啞,折腳駝腰總是殃,若是滑流生氣散,一逢陽埧水盈囊,聯珠不算稱隄埧,節節相連定草塘,此屬平陽奇妙格,切無認錯貴推詳。
此節言水輪之處,不可有埧,有埧則間斷生氣,若非癟氣,即是啞子,至於滑流之水,有埧攔住,又屬甚妙,更有聯珠法,如池塘六七箇,節節連來,中間腰斷,此非埧也,不可誤認,而棄此妙格。
【井】
井蠅雖小氣沖天,掌訣挨星不可愆,挨著生宮真氣到,偶逢衰死穴心穿,旺時秀麗逾文筆,煞氣沖沖天際懸,若非癡啞即盲病,切忌墳塋井底邊,百步之中宜遠避,失元斷定禍相連。
此言井在生方,勝過文筆在衰方,患逾惡曜也。
【牛池糞窖】
諸凡惡曜都能化,糞窖牛池不可邊,芳馥一逢蕕氣散,十年猶臭莫能蠲,臭陽來達汙棺骨,汙穢閨門必定愆,不論生死都宜避,敗壞家聲須舍旆。
此節言諸凡星峰都有生旺可論,惟牛池糞窖只有凶而無吉,一見遂宜避也。
【四角】
水神實地宜星體,田角參差還要看,合看金形和土德,自能護衛穴中安,若遇尖峰如火射,縱然合運也心酸,一逢一射一兒喪,如遇兩峰兩子寒,更看反弓與凹進,反弓家賊先相殘,試看凹進來宵小,日夜提防怕不完。
此節言田角尖峰四射,最非佳格,向朝田角,亦要金土形,至於左右兩旁,亦宜圓潤,如若尖峰簇簇,定傷小口,反弓而出者,定主家賊,凹凸而進者,定多外盜,論到至此微妙極矣,要亦以元運為主。
【灰塘】
灰塘雖小不宜輕,三尺低時即是星,墩泡嶠星同此論,一毫察及許通靈,若還開破穴星體,總算破軍切勿丁,穴後穴前宜飽滿,七灣八叉少穴寧。
此節言灰塘當與墩泡同論,其旨明矣,更有穴前穴後七高八低,七凹八凸,雖旺方,總屬破軍,切不可認為吉曜,而當之也。
【水路吉凶格】
反弓之水實堪憂,要當飛砂一樣愁,反出不迴僧道類,如逢回轉客商遊,風吹婦女逃阡陌,賊盜慼淩恐不休,出仕之人多剝落,還遭公事半徒流,都天寶照宜參看,合著何宮效自酎。
此節言反弓之水與山上飛砂同論,其凶莫甚,然其凶效必在,某卦位則如此應,某卦位則如彼應也。
水輪環處患叉河,丁後丁前總有奇,縱不出宮真氣散,如逢出卦見殘多,高岸尖尖峰亂射,崇牙體樣禍藏窠,七叉八灣皆流破,一枝射一操戈,莫以旺宮貪遠照,破軍星體淚滂沱,手足傷殘兼小口,禿頭盲瞽類斧柯,會同嶠體詳休咎,要看何宮效不訛。
此節言百步以內,要星體完全,如若高崗河道,了了叉叉,如崇牙樣斧柯樣,其凶莫甚,要之,與嶠星皆要看,某位則某事效,某位則某處應也。
諸凡破體看何位,二十四位逐位當,壬子癸中逢此劫,定然家母禍來償,偏居癸位婦人受,倚在壬方男子殃,八卦排來同此論,一到人墳曉吉昌。
此節總承上二節言,諸凡惡曜固甚凶矣,然其凶處要看某位某人承當,即如坎卦是先天坤也,坤為母,故雲家母,癸為陰位,故雲婦人,壬為陽位,故雲男子,且要八卦屬在人身中何體者,如艮為手,定為傷手,震為足,定要傷足,離為目,定要傷目之類,然總要以先天八卦為主,如先天離,即後天震,坎震有墩阜蔽塞,或支河界割,即可斷其為目疾也,八卦覆墳之訣,春光盡洩於此矣,八卦分體之義,詳在易經繫辭可考。
楊公妙訣枕中秘,口授無書寶惜深,我為註明掌訣意,更將餘訣括詠吟,言言總是先賢授,半點絕無杜選心,遇著福綠無亂泄,深藏珍秘是同音。
此節言楊公妙訣有口授無書傳,我既以要訣註明,在辨正一書註中矣,更將餘訣括成此歌,以告世人也。
天元古鏡歌上下二卷辭句鄙俚,其為偽託大鴻先生無疑,而蔣氏子孫仍附於大鴻歸厚錄末卷者,使人開卷自知無俟排擊也,然書雖偽託,其義亦多,可採或以其能發明大鴻之書而存之與。

嘉慶丙子八月初九日燈下杜薇之跋


聚儒軒易經開運中心 溫照興 搜索條件:【住宅】【鎮宅】【招財】【學業】 http://www.a3618.com.tw/

wwjjsswjsa36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